新浪3分彩稳定计划欢迎您的到來!


手機版網站導航美一下女性網,做最美麗的自己!

手機版

從廢柴少年到千億富翁,他是如何實現逆襲?

2019-07-24 16:51:18 出處:美一下女性網 編輯:柯樂
導讀:從廢柴少年到千億富翁,他是如何實現逆襲?燈光璀璨的濱海市,熱鬧喧囂的步行街,此時一個臉色蒼白,骨瘦如柴的少年,光著腳光著腳一搖三晃的走在街上,狀如醉酒。

從廢柴少年到千億富翁,他是如何實現逆襲?

第一章

燈光璀璨的濱海市,熱鬧喧囂的步行街。

此時一個臉色蒼白,骨瘦如柴的少年,光著腳光著腳一搖三晃的走在街上,狀如醉酒。

周圍的人群紛紛對衣衫不整,渾身酒氣,形如瘋子的他投去了鄙夷的目光。

少年深深呼吸著有些熾熱且渾濁的空氣,模糊的雙眼看著自己微微有些顫抖的雙手。

“這是哪兒?”

“我不是在玄羽宮守著鴻蒙太虛爐嗎?為什么突然出現在了這里?”

 他努力的回想著究竟發生了什么,剛才他正在利用鴻蒙太虛爐煉制丹藥,運行至第六個大周天的時候,不料爐中的軒轅帝火外泄,灼熱的帝火沖散了他的軀體,僅有的一縷神識掉進了這個名為蘇羽的少年體中。

“天意,真乃天意。想我堂堂神域宗鬼醫門十萬年的仙鶴帝尊,竟一時疏忽,落得如此下場,大劫如此,真乃天意啊。”

記憶中,這個叫做蘇羽的少年,在酒吧里飲酒過度,酒精中毒死在了包間之中。

“罷了,罷了,大不了從頭再來。”

“蘇少威你走,我看見你就覺得惡心,以后別讓我再見到你,要不然我就死給你看。”

“嘿嘿,我說你也真是的,想我那沒用的廢物弟弟,有啥好的?倒不如跟著我算了,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疼你的。”

蘇羽的精神和身體正處在極其不穩定的重合階段,所以眼神迷離,神情有些恍惚,但是卻憑借著本能走到了他自己的屋門前。

此時門口一男一女正在爭執著什么,似乎是那個男的想要闖進門,而那個女的卻死死的摳住門框不許。

站在屋子里面努力想要合上門的,是一個美得讓人心中悸動的女子,但是看見蘇羽之后,臉上的表情,卻像是寒冬里的冰塊一樣,那樣的冷漠。這個人是他的妻子馬曉璐。

但是蘇羽知道,他們之間并沒有任何感情,馬曉璐只不過是馬家為了和蘇家獲得生意往來的犧牲品而已。

而此時她手臂上那塊觸目驚心的淤青,正是蘇羽昨天從她手中搶走錢的時候大打出手所留下的。

因為蘇羽本來就是私生子,加上從小精神還有些問題,游手好閑不務正業,基本上已經被家族徹底放棄,能夠給他娶一個這么漂亮的老婆,更多的也是讓蘇家看上去比較有面子。

站在門外的這個和蘇羽有幾分相似的男子,名叫蘇少威,是公認的蘇家未來的接班人,被家族寄予厚望。

而他對馬曉璐垂涎已久,隔三差五的就會過來“竄門”,而懦弱的蘇羽,卻從來都不敢說上一句話,所以蘇少威才會如此的肆無忌憚。

看著蘇羽回來,兩個人幾乎同時愣了愣,然后把目光落在了蘇羽身上。

“哼,廢物還知道回來啊?我還以為你死在外面了呢。”蘇少威冷哼一聲,不屑的出言嘲諷道。

蘇羽慢慢的走了過去沒有說話,只是回頭冷眼瞟了瞟蘇少威,也就在兩人目光交匯的一剎那,讓蘇少威感到詫異的是,蘇羽居然沒有的閃躲。

反而從蘇羽眼中折射出的光芒,高傲得讓蘇少威渾身覺得有些不自在。

他從來都沒有在蘇羽的眼中看見過這樣的神采。這種眼神給蘇少威一種,自己在他的面前,如同螻蟻一般弱小的感覺。

而蘇少威當然不知道,此時此刻站在他面前的,卻已不是以前蘇羽,他是十萬年渡劫成仙,神域宗鬼醫門的掌門,又號“仙鶴帝尊”,所謂“仙鶴一眨眼,閻王也犯愁。”。

在這樣一個人的面前,蘇少威確實渺小得像是螻蟻,甚至連螻蟻都算不上,只不過是一顆漂浮在宇宙之中的塵埃罷了。

“你個廢物長膽了是不是?瞪什么瞪?”片刻之后,蘇少威反應過來,他似乎在和蘇羽對視的過程之不自覺的落了下風,略微有些慌張的說道。

蘇羽搖了搖頭,本想一揮手,直接將這個礙眼的家伙扇到九霄云外去,可是剛一抬手,卻發現自己現在法力全無,只不過是一介普通凡人而已。

“滾!別讓我再看見你。”蘇羽沒有再多看蘇少威一眼,淡然道。

而當蘇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馬曉璐也是一驚,纖細的手指捂住了嘴。

她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,這樣的話,居然能從蘇羽的口中說出,懦弱的他怎么敢在面對蘇少威的時候說出這樣的話?

“你說什么?”蘇少威有些惱羞成怒,已經卷起衣袖,大有動手之勢。

他不明白,以前看見他,就像是老鼠看見貓一樣的蘇羽,今天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膽,居然敢說這話。

“我說這是我家,讓你滾,記住當我第二次見到你的時候,你會是一個死人。”說完之后,蘇羽抬頭面無表情的看了看馬曉璐。

后者好像是有些害怕一般,給蘇羽讓開了一條道,讓他走進了屋子。

蘇羽不懼的態度,再一次讓蘇少威震驚,剛想伸手拽開房門沖進去痛扁蘇羽一頓的時候,房門趁他不注意“啪”的一聲被合上了。

“咚!”

蘇少威狠狠的一腳踹在了房門上,站在門口嚷嚷道:“蘇羽,你給老子滾出來。”

只不過,一連叫了好幾聲屋子里面的人也沒有任何的反應,蘇少威又是重重的幾腳踹在了門上。要不是顧及蘇羽還是蘇家的人,如果把他怎么樣向家里面不好交代的話。

現在的蘇少威肯定已經想方設法的破門而入了。

“呸,你這個沒用的縮頭烏龜。”蘇少威憤憤的對著鐵門臭罵了一句,轉身離開了這里。

蘇少威心想:拽什么拽,我想收拾你能有一百種方法。只要我回去給老爸把你在外面那些事情一說,就說你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債,想要用房子做抵押,到時候這房子就一定會被收回去,你就等著睡大街去吧。

聽見蘇少威離開的腳步聲,馬曉璐像是送走瘟神一樣的長長出了一口氣,還好剛才的蘇羽回來得比較及時,要不然她也不知道會有什么后果。

再當馬曉璐回頭的時候,蘇羽已經走進了自己的臥室,緊緊的關上了房門。

坐在床上的蘇羽心里面回想著,外面這個女人是他的結發妻子,但是這段婚姻卻名存實亡,根本就沒有夫妻之實。

蘇羽曾經幾次三番的想要對馬曉璐用強,但最終都沒有得手。而且蘇羽還會經常對馬曉璐大打出手,現在看來痛苦對方,同時也折磨自己。

蘇羽不希望他的修行被塵世的凡情所困擾,而這段婚姻也沒有繼續的必要,找個時間離婚,這也是馬曉璐一直以來的愿望。

蘇羽長長的嘆了一口氣,現在當務之急是穩定自己的神元,如果僅有的一縷神識再從這個身體里面游離出去,那他可就要灰飛煙滅了。

站在客廳之中的馬曉璐,在聽到蘇羽關門聲的時候方才回過神來。有那么一刻,女人的第六感讓她覺得這個蘇羽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樣。

以往蘇羽回來的第一件事情肯定是要錢,當然馬曉璐不會乖乖的就給他。

隨后兩人就會激烈的爭吵,折騰好幾天之后蘇羽就開始惱羞成怒,開始砸東西,最后大打出手強行從馬曉璐手中搶走錢,繼續他花天酒地的生活。

可這一次截然不同,沒有大吵大鬧,反而還出人意料的怒斥蘇少威,在馬曉璐記憶中,這恐怕是蘇羽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也就在馬曉璐以為蘇羽真變了的時候,客廳里面殘留的酒氣卻提醒了她,這個人或許根本就沒有變,剛才的一席話只不過是酒壯慫人膽而已。

房間之中的蘇羽盤腿坐在床上,雙目微閉開始調息。

“從頭再來,這一次不知道需要多長的時間,以前走了不少的彎路耗費了不少的時間。這一次《六道輪回經》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”

第二章

經過一個晚上的調息,蘇羽在身體里面將《六道輪回經》的煉體一篇,運行了整整三遍。

隨著不斷的運行,他覺得身體開始變得舒暢起來,神元總算是和身體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。

《六道輪回經》的煉體一篇,最主要的作用,就是讓身體進行洗髓。就像是一個容器,要讓它變得干凈,同時增加空間,這也是修煉的第一步筑基。

萬丈高樓平地起,如果基礎不夠牢靠,不光大廈不能蓋得更高,而且隨時都有傾倒的風險。

蘇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,睜眼發現自己全身的皮膚之上布滿了一層黑色的淤泥。這就是煉體的結果,能夠清除身體里面的垃圾。

蘇羽推開房門走了出去,看了看馬曉璐的房門,發現房門緊閉。但是蘇羽清楚,馬曉璐不在家里,這個時間點她應該已經去了公司上班,關門是害怕蘇羽進她的房間亂翻東西。

蘇羽走進廁所洗了個澡之后,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。在冰箱里找到了半截蘿卜,吃完之后開門走了出去。

煉體之中最為困難的一個地方當屬“紫極靈瞳”,而在地球上依靠每天早晨太陽初升東來的紫氣,是加速“紫極靈瞳”修煉的不錯選擇。

昨天晚上在梳理記憶的時候,他就發現了一個不錯的去處,濱海市東邊的海岸,那里不僅能夠吸取東來的紫氣,還能夠吞吐浩瀚的海氣。如果地球上的靈氣不是十分匱乏的話,海洋之中應該有不少的靈氣,對于煉氣筑基大有益處。

……

又是整整的一個上午,蘇羽盤坐在沙灘之上,感受夾雜著濃濃海氣的海風,此時的他一雙眼睛里,似有絲絲的紫色絲線不斷地旋轉,最后匯聚于瞳孔之中。

突然蘇羽眉頭一皺,愕然驚奇:“如此強大的陰氣,莫不是……”

蘇羽在剛才的吐納過程之中,感受到海氣之中混雜著一股純凈的陰寒之氣。

只見他站起身眺望淡藍色的海面,他可以斷定,不遠處的海底定有一處陰眼。只可惜現在的他沒有足夠的實力,否則那里將是一個得天獨厚的修煉之所。

此時此刻烈日已經高懸于天際,尚屬肉體凡胎的蘇羽自然是抵擋不住驕陽的炙烤,加上一個上午的修煉早已腹中饑渴。

可是家里冰箱中的半截蘿卜已經吃了,身上又沒有錢,想來真是麻煩。

“等過段時間煉制一些聚靈丹,應該就不用為吃飯這樣的事情犯愁了。”蘇羽一邊在心里面想著,一邊往前走。

一顆聚靈丹,起碼可以讓一個普通人三天不吃飯也不會感到任何的饑餓感。

……

“老板,你們店是要招學徒嗎?”蘇羽在大街上轉了好久,終于看見一家名為易福館的中藥店外面貼著招聘啟事。

想來身為一代醫仙的他,在這里工作應該再合適不過。

老板陳福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,戴著一副眼鏡身體微微發福,看了看蘇羽隨口說道:“你是醫學院畢業的學生嗎?”

蘇羽本想說自己是神域宗鬼醫門畢業的宗師,可是想了想,只怕說出來不但沒人相信,還會被人當成是個笑話,于是道:“不是。”

陳福隨手從桌上抽出了一張藥方,遞給了蘇羽道:“照著這個藥方抓藥給我看看。”

蘇羽接過來看了看,這是一個普通調理身體的藥方,對于他來說沒有任何難度。不到五分鐘的時間,蘇羽就已經抓好了藥方上的十幾味中藥。

“好了。”

這一簡單的動作讓陳福驚得眼鏡差點掉在地上,因為整個過程,蘇羽根本就沒有用到戥秤,僅憑手上的感覺就抓好了一副藥,這讓陳福覺得非常不可思議。

陳福仔細的看了看,確定分毫不差。

又看了看蘇羽,不禁覺得這個人可不簡單,咽了口唾沫對蘇羽道:“月薪一千二,中午包飯,明天上班。”

第三章

翌日清晨,蘇羽發現客廳茶幾上用一本書下面壓著兩百塊錢。這是馬曉璐上班的時候留給他吃飯的,但是他并沒有拿,收拾收拾前往了易福館。

“下面插播一條新聞,昨日濱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發現一例高燒持續不退患者,疑似新型流感入侵,專家提醒廣大市民最近氣溫突變,注意身體,如有發燒現象請及時就醫。”此時易福館墻上的電視播報著實時新聞。

易福館中。

一聽到這個消息,陳福兩個眼睛突然一亮,一拍大腿對蘇羽說道:“小羽,商機來了。你看著店我要出去一趟,今天可以提前下班,明天我也不在,你記得來看著店就行了。”陳福說完之后轉身拎起一個皮包,開著店外的面包車離開了。

剛剛的這條新聞對于擁有商業頭腦的陳福來說,絕對是一個不小的商機。

如果濱海市真的爆發大型流感,那可是大撈一筆的好機會,所以現在他要馬上去進購一些抗普通感冒的藥,到時候價格肯定成倍的往上翻。

陳福離開之后,店里面就只剩下蘇羽一個人,他動手抓了一些藥,碾碎之后制成了一個活血化瘀帖。

由于陳福不在所以蘇羽早早的關了門,回家發現馬曉璐還沒有下班,他就自己動手做好了飯菜,煉藥制丹對于他來說是家常便飯,所以做飯自然也駕輕就熟。

看著爐火不斷地燃燒,蘇羽下意識的伸手去觸摸天然氣跳動的淡藍色火苗,結果一陣炙熱的疼痛感傳了出來。

事實再一次的向他證明,他現在是肉體凡胎,承受不住炙熱的烈焰。

做好飯菜之后,蘇羽自己先吃了,然后將馬曉璐的一份留在了電飯煲里面保溫。

他在心里面想著:這樣兩人共處一室卻一言不說,實在是有些折磨。

所以蘇羽決定待會兒馬曉璐回來之后,就和她說離婚的事情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房門打開了,馬曉璐走了進來,一想到工作一天回家還要做飯,她就心生疲態。

看著蘇羽坐在沙發上回頭看著她,她頓時覺得有些尷尬,正當她準備走進廚房做飯的時候,蘇羽輕咳一聲開口道:“那個,我有事兒要和你說。”

馬曉璐眉頭一皺,一旦蘇羽有事兒要和她說,八成是離不開錢。只是不知道這一次又會要多少。

馬曉璐放下手中的皮包,剛想坐在沙發上,卻看見茶幾上早晨她留下的兩百塊錢,蘇羽并沒有動:難道說,這一次不是要錢?

馬曉璐心里面想著,但是卻沒有開口,靜靜的等著蘇羽的下文。

“我們現在什么狀態我想大家都很清楚,我也不想耽擱你,你還年輕,不應該被捆綁在這種不幸福的婚姻上,所以我想什么時候,我們把婚離了吧。”蘇羽看著馬曉璐淡淡的說道。

馬曉璐整個人都震驚了,或者她的心里面應該感到狂喜,她不知道多少次和蘇羽提出過離婚,甚至是哭求,但都遭到了對方的拒絕,而現在蘇羽居然主動提出,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蘇羽嗎?

“哦,好,可是明天周六民政局不上班,下周一吧。”馬曉璐愣了好半天終于開口道。

蘇羽點了點頭,隨后站起身準備繼續進屋修煉,可是剛走出去了兩步,卻又停了下來。

馬曉璐以為蘇羽會反悔,只見蘇羽從自己的包里面取出了在藥店隨手制成的一個活血化瘀帖,遞給了馬曉璐,指了指她的胳膊說道:“這個,你拿去用吧,對你的傷有幫助。”

看著馬曉璐接過了那個活血化瘀帖,蘇羽轉身走進了房間。

關門繼續修煉,今天的他運行《手太陰肺經》消耗了太多的靈氣,所以必須要加快修煉才行。

馬曉璐的手中拿著散發著淡淡中草藥氣息,攜帶著蘇羽體溫的活血化瘀帖。

“蘇羽……他這是在關心我嗎?”這是馬曉璐又一次覺得蘇羽變了。以前的蘇羽從來都只顧自己,哪里會在乎別人的死活。

結婚兩年,馬曉璐生過幾次病,但是蘇羽卻連簡單的噓寒問暖都沒有,但就在要離婚的時候,卻讓她感受到了一點點家的溫暖。

不過一想到馬上就可以離婚,馬上就可以擺脫這個她一直都想要擺脫的婚姻,馬曉璐深吸了口氣,笑著走進了廚房。

只不過當她看見電飯煲里面剩下的飯菜之時,差點想要狠狠的抽自己兩個耳光,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。包括剛才蘇羽對她說的話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夢境。

“這是蘇羽做的飯?他什么時候也會做飯了?”馬曉璐心里面想著,但是卻抵制不住菜香,拿起筷子吃了一點。

味道居然比賽百味餐廳里面大廚做的還要好,不僅如此而且火候拿捏得恰到好處。

“難道蘇羽瘋了?”

“可是瘋子怎么可能做飯?瘋子怎么可能會想到用藥膏關心我?”

“可如果不是精神受到了刺激,他又怎么會吃紅花藍果?”

馬曉璐搖了搖頭:算了別去想了,也許就是因為他精神受到了刺激,所以才會答應離婚,一定要趁著這個機會,徹底的讓自己自由。

讓馬曉璐所沒有想到的是,蘇羽做的飯菜居然如此可口,她足足吃兩碗飯,還差點把菜湯喝完。

這時候馬曉璐突然有一個非常奇怪的想法,讓她有一種短暫的失落感:離婚以后,就吃不到這么可口的飯菜了。

第二天馬曉璐的公司放假,平時的她為了躲避蘇羽,往往都會以各種理由加班,或許只有讓自己瘋狂的忙碌起來,她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

可是今天馬曉璐出乎意料的不想去加班,她想要知道這兩天的蘇羽究竟在干嘛,究竟是什么讓他發生了這樣的改變。

而更加讓她驚奇的是,用了蘇羽給她的藥貼之后,原本淤青的地方僅僅一個晚上就全部消失了,并且皮膚還變得紅潤光滑起來。

當她起床的時候,卻發現蘇羽早就已經不在家里了,房間之中的床單干凈整潔,被子也十分工整的疊好放在床上,陽臺之上晾著前兩天的那套被單。

蘇羽一次次反常的舉動都讓馬曉璐感到不可思議:難道他真的決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?

茶幾上的兩百塊錢依然沒動,他又究竟去了什么地方?去做什么?

其實一大早蘇羽就已經起床,洗好被褥之后,他就出了門,他要趕在日出之前到達海邊,利用東邊的第一縷紫氣,繼續煉化他的紫極靈瞳。

坐在海邊的蘇羽看著太陽不斷的升起,隨之深吸了一口氣:雖然可以吸納海氣幫助自己筑基,可是速度還是太慢,如果能得到一些名貴藥材,最好是千年以上的首烏或者是人參就好了。

而對于這些,東邊海底的那一處陰眼,才是蘇羽現在最為垂涎的地方。

隨后整整一天時間,蘇羽都在易福館里面度過,先后來過幾個病人,蘇羽都一一為他們診脈抓藥。

不過讓他感到好奇的是,今天居然有很多人來買板藍根沖劑,僅僅一天不到,店里面的板藍根就已經售罄。

而蘇羽一定想不到的是,這一切都和昨天的那一則新聞有關,全市人民都在預防流感,板藍根這一類的藥,自然成為了搶手貨。

又一次早早的關門回家,剛進家門就看見馬曉璐在廚房里面忙活,但是他卻沒有說話,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閉目調息。

今天的修煉,又讓他原本因為運行《手太陰肺經》損失的靈氣恢復過來,他正在試圖沖破筑基初期,再配合上《六道輪回經》到時候,他這個被酒色掏空的身體應該就會比常人好上不少。

“咚咚咚!”

就在這個時候,房門突然被敲響,馬曉璐擦了擦手上的油漬打開了房門,卻發現門外站著的是蘇少威和另外兩個膀大腰圓的男子。

而此時的蘇少威手上拿著一個房產證,正用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看著馬曉璐。

“喲呵,弟妹下廚呢?做什么好吃的呢?讓我嘗嘗。”蘇少威一邊說著,一邊不顧馬曉璐的阻攔闖了進來。

馬曉璐惱怒不已,這個人和蘇羽簡直就是一丘之貉,而相比較之下,蘇少威的種種行跡,更加讓馬曉璐覺得惡心。

“蘇少威,麻煩你出去,這里是我家不歡迎你。”馬曉璐手里面拿著鏟子對蘇少威警告道。

“呵呵,是嗎?那個廢物呢,叫他出來,老子要告訴他,這套房子老爸已經答應給我了,明天你們就必須給老子搬走,要不然別怪老子不客氣。”蘇少威底氣十足的對馬曉璐說道。

這套房子本來是蘇羽結婚的時候家里面給的,不過房產證上卻根本就沒有蘇羽的名字。

加上之前蘇羽不斷的被家族邊緣化,蘇少威稍微煽風點火,很容易就讓蘇岳倫徹底的放棄蘇羽,回收房子自然也就不足為奇,畢竟誰會期望一廢物今后有何大作為呢?

客廳里面的爭吵引起了蘇羽的注意。

“這怎么可能?這房子……”馬曉璐有些詫異,她想不明白為什么突然就要收回房子。

看著馬曉璐現在的表情,蘇少威頗為得意的笑著說道:“沒錯,這個房子現在已經是我的了。不過我不介意你繼續住在這里,但是身份嘛卻需要調整一下,哈哈哈哈!”

蘇少威的言下之意是什么,馬曉璐心里面當然一清二楚:“蘇少威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。”

蘇少威對于這一句話不以為恥反以為榮,挑眉道:“卑鄙無恥也是一種美德,這都是跟你們家學的。你為了你們家的生意嫁給那個廢物,難道就不卑鄙嗎?不過我不會嫌棄你的,只要你跟了我,我相信你們家的生意一定會更上一層樓,即便你不答應,只要我親自給你們家老爺子開口,我想憑借我這個天翔地產大股東的身份,你們家老爺子我應該不會拒絕吧?”

蘇少威的一字一句,都讓馬曉璐在心里對這個人更加的覺得惡心。

當初就是爺爺以死相逼,她才會委屈嫁給了蘇羽,而也確實因為這段婚姻,讓當時瀕臨破產的家族公司,茍延到了現在。

而如今,倘若蘇家真的徹底放棄蘇羽,馬曉璐又和蘇少威翻臉的話,馬家的公司肯定會遭到重創。

只要在這個時候,蘇少威找到馬家,以馬曉璐作為條件,她相信爺爺一定不會有多余的猶豫。

此時的馬曉璐看著蘇少威臉都氣紅了,但是卻毫無辦法。

“什么味兒?是不是菜糊了?”蘇羽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,皺著眉頭嗅了嗅說道。

馬曉璐頓時反應過來,鍋里面還燒著菜呢。轉身跑進了廚房,留下蘇少威和蘇羽針尖對麥芒。

“原來你這個廢物也在啊,我還以為你跟個縮頭烏龜一樣的不敢出來呢。正好也省得我麻煩,我要告訴你……”本來蘇少威是想理直氣壯的告訴蘇羽,這個房子現在是他的,讓蘇羽馬上搬走。

可不料,話還沒有說出口的時候,蘇羽卻先開了口:“我也有事要告訴你。”

蘇少威一愣,旋即笑著說道:“你是想求我把房子留給你對不對?我告訴你,門兒都沒有。”

房子?身為一代仙尊的蘇羽,會為了一套房子求人?金碧輝煌的玄羽宮,蘇羽都不曾放在眼里,更不要說區區的一套房子。

反而現在蘇少威要收回房子,也就意味著蘇家徹底的要和蘇羽斷絕關系:小小濱海市的三流家族,也沒什么好留戀的。正好可以了斷這些煩人的人際關系,安心的修煉。

“還記得我給你說過什么話嗎?”蘇羽語氣平淡的對蘇少威說道。

“我管你說過什么話?我現在只知道你立刻馬上給我滾蛋。”

“呵呵,如果你不記得我可以提醒你。上一次你來的時候我說過,再讓我看見你,你就會是一個死人。”蘇羽冷眼看著一臉怒容的蘇少威說道。

“就憑你,你敢嗎?我把脖子伸你面前你敢嗎?”蘇少威繼續挑釁。

旁邊跟著蘇少威一起來的兩個人也是訕笑不已。

“無知,你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,你面對的究竟是誰。”

蘇羽淡漠開口,隨后一步踏前…!

想要免費閱讀“天才邪醫”后續全文,關注公眾號“奕載文學”即可免費獲取,更多古言、現言、原創、玄幻、都市、言情、娛樂、種田、科幻、懸疑、穿越、重生、寵文等免費小說盡在奕載文學。

從廢柴少年到千億富翁,他是如何實現逆襲?

 

 

相關閱讀

"結婚6年,每天只說兩句話":打敗婚姻的,只有這一點

"結婚6年,每天只說兩句話":打敗婚姻的,只有這一點,半夜,陸瑤好似沉浸在夢中,男人沉重的身軀壓著她,燙的她忍不住瑟縮?!斑?.....”疼痛讓陸瑤忍不住睜開眼睛。...

孟子義陳情令加戲是怎么回事?陳情令和原著小說魔道祖師差別有

《魔道祖師》這部小說從發布到現在,吸引了不少的關注?!蛾惽榱睢肥歉鶕赌У雷鎺煛犯木幍囊徊侩娨晞?,但是據說《陳情令》中的孟子義加戲了!雙男主忘羨疑似被打破!那么這是真的嗎?...

電視劇陳情令人物關系是怎樣的?和原著小說魔道祖師一樣嗎?

相信有很多人都看過《魔道祖師》吧,甚至有的人是這部小說的死忠粉,現在有一部電視劇是根據《魔道祖師》改編的,有人問《魔道祖師》和《陳情令》是不是一樣的呢?...

網劇暗戀橘生淮南原著小說叫什么 小說結局是什么

最近由小說改編的網劇《暗戀橘生淮南》也正式在官方宣布定檔了,這也就意味著與觀眾見面的日子越來越臨近了,那么網劇《暗戀橘生淮南》的原著小說叫什么呢?...

陪你到世界之巔是由小說改編的嗎 講的是什么故事

從開機開始,就得到了很多的關注,在加上演員的顏值和演技都非常好,所以大家都是非常期待的,不過距離這部電視劇的播出還需要一段時間,一些觀眾已經迫不及待了!...

九州縹緲錄小說結局 小說原著結局細節曝光

大家除了關心演員的陣營~劇情的發展,對結局也是非常關注的,但根據經驗~小說改編成的電視劇,在劇情內容方面都會做出一些改變!...

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原著?小說結局是什么

《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》可謂虐心指數五顆星。那么這部電視劇的原著是什么?小說當中的結局又是怎樣的?今天我們來看看結局究竟是喜是悲。...

刀藏背身春夏飾演什么 刀藏背身電影和小說一樣嗎

電影刀藏背身即將上映,電影中有一位大家都很喜歡的演員就是春夏,這也是春夏的首部武俠電影,那么春夏在刀藏背身里扮演什么角色呢?...

大家都在找

新浪3分彩稳定计划 词欢乐生肖投注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冷热 足球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