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3分彩稳定计划欢迎您的到來!


手機版網站導航美一下女性網,做最美麗的自己!

手機版

"結婚6年,每天只說兩句話":打敗婚姻的,只有這一點

2019-07-24 17:22:57 出處:美一下女性網 編輯:柯樂
導讀:"結婚6年,每天只說兩句話":打敗婚姻的,只有這一點,半夜,陸瑤好似沉浸在夢中,男人沉重的身軀壓著她,燙的她忍不住瑟縮?!斑?.....”疼痛讓陸瑤忍不住睜開眼睛。

"結婚6年,每天只說兩句話":打敗婚姻的,只有這一點

第一章

半夜,陸瑤好似沉浸在夢中,男人沉重的身軀壓著她,燙的她忍不住瑟縮。

“唔......”疼痛讓陸瑤忍不住睜開眼睛。

這才發現不是做夢。

原本一星期才回來一次的男人此刻正壓在她身上,床頭暖黃的燈打在他身上,赤裸的上身肌理分明,手臂修長,看起來極有一種美感。

陸瑤愣住。

今天不是周六嗎,他怎么就回來了?

“醒了?”男人聲音低沉卻涼薄,見陸瑤睜著一雙眼眸愣愣看著自己,仍沒有停下手中動作,并且俯身吻住她。

床.事對他來說,似乎不是愛,只是例行公事而已。

翌日,陸瑤是被樓下的汽車滴滴聲給吵醒了。

她摟著被子從床上坐起來,愣了十幾秒,聽到廚房有動靜后,這才撒著腳往房間外跑,看到一抹修長背影在廚房里忙活。

男人穿著居家的休閑裝,腰細腿長,看起來瘦瘦的,但是昨晚那樣子卻不像沒力氣......

從男人身體聯想到兩人之前的床事,陸瑤就臉一紅,有點尷尬。

大早上的,她在想什么呢!

邵允琛做好早餐從廚房出來,見陸瑤穿著睡裙站那,眉頭皺了皺,“去換衣服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陸瑤低頭看了看自己,真絲睡裙,露手臂露大腿的,沒穿內衣甚至那兩點都看的一清二楚,不由臉紅耳赤,趕緊往臥室跑。

等她洗漱完出來后,邵允琛早就坐在餐桌前吃早餐,陸瑤在他對面坐下。

男人做的三明治和煎雞蛋,賣相好,香味勾人,陸瑤小口吃著雞蛋,兩人誰也沒說話,餐桌上只有刀叉碰撞的聲音。

對于這種生活,陸瑤已經習慣了。

吃完后,陸瑤端著餐盤去廚房,出來時不小心踢到門板,疼的吸冷氣。

邵允琛瞧見后,從柜子上取過創口貼遞給她。

“謝謝。”陸瑤知道他一貫冷淡,不過心里還有點酸酸的。

別人家的老婆受了傷,都是老公關心著問要不要緊,親自蹲下看看,她跟邵允琛算是例外,像是生活在一個屋檐下的兩個陌生人。

邵允琛沒說話,只是轉身拿過西服外套穿上。

不得不說有的男人就是天生適合穿西服,尤其邵允琛這種身材修長的,穿著西服格外好看,光是站那就氣場十足。

“吃完記得洗碗,不要放水槽泡著。”說的時候,邵允琛已經穿好皮鞋。

等陸瑤反應過來,只剩下大門關上的響聲。

陸瑤保持蹲在那的姿勢,如果剛剛邵允琛的舉動讓她發酸,現在她是被寒意一點點侵入骨髓,渾身只覺得徹骨的寒冷。

她知道邵允琛當初娶自己不過被自己父親逼迫,不是真心愛自己。

甚至,結婚時邵允琛還要求和她簽合同,不光婚前,還包括婚后的。

什么生活費雙方各付一半,四年內不能要孩子,四年一到就離婚......

這些合同陸瑤都簽了,她天真的以為能將邵允琛冰冷的心暖熱。

沒想到三年過去,他的態度依舊冷冰冰,而她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徒勞而已。

你看看,從昨晚到現在,他總共只說了四句話,床事對他也不過是身體需求,就算不戴T也很克制,似乎生怕她懷孕一樣。

婚姻過到她這種份上,也是挺可笑的。

第二章

好久后,陸瑤才起身,一臉平靜地去廚房將碗洗干凈放到消毒柜,換了衣服,出門到車庫取車,開車半小時后到公司。

員工見到陸瑤紛紛打招呼:“陸經理早。”

“早。”陸瑤微笑點頭示意,進辦公室脫了外套,問助理:“季總來了嗎?”

“來了,在辦公室。”

陸瑤上了總裁辦,敲門進去。

“陸經理來了?”季總見陸瑤進來,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,請她去會客區坐,甚至泡起茶:“陸經理來有什么事嗎?”

“關于跟您借錢的事。”陸瑤也不遮掩,半是請求的說:“季總,我在公司做了三年,我的為人你知道,這兩百萬,我希望您能借給我。”

季總愣了愣,一臉為難模:“陸經理,公司不是我說了算,而且這么大筆錢,就算我同意其他董事也不會同意的。”

“我知道,我跟您單獨借可以嗎?”陸瑤說,“您放心,最多半年,這筆錢我一定會還給你,甚至附加百分之五的利息!”

“陸經理,我是沒辦法,我的錢都被我老婆管著,而且我老婆那人你也知道,她要是知道我借錢給誰,我怕是不用回家了。”

季總像是想起什么,問陸瑤:“哎,我記得你老公不是搞投資的嗎?兩百萬對他來說只是一點小錢而已,你怎么不和他說?”

“他啊,小投資而已,沒多少。”陸瑤說這話時,心里都酸澀。

結婚三年,她除的知道邵允琛是個投資人,對他的公司在哪,每個月賺多少都一無所知,而且他們有合同在,他的錢也只是他的錢。

“陸經理啊,真不是我不想幫,我也無能無力。”季總給陸瑤倒了杯茶,“我看看,讓財務下個月給你漲點工資,畢竟這段時間你確實很辛苦。”

陸瑤知道再說下去也沒什么意義,起身離開:“那季總不好意思了,打擾您這么久,謝謝您。”

“沒事,我也沒幫上什么,要不你試試和銀行貸款吧。”

“謝謝您。”

出了總裁辦陸瑤覺得有點煩躁,去洗手間,見沒人就進去小格子間,從口袋摸出香煙盒和打火機,點了一根。

她沒有煙癮,抽煙不過是鬧著玩,自從和邵允琛結婚,知道他厭惡香煙味后她就再也沒碰,最近才抽上,而且上癮。

陸瑤坐馬桶上抽著煙,臉色微微凝重。

從小到大,她一直以有個法官父親自豪,大學時也想過報考司法專業,不過興趣不大,最后還是選擇了金融。

其實很早前她就覺得家里太過‘富裕’,結婚時她的嫁妝夠豐厚,而且一家人又搬進了三層別墅里,總覺得父親賺錢有點多,不過也沒多想。

直到一個月前,父親不回家,新聞播報他巨額貪污后,陸瑤才知道父親被捕了。

母親幾乎哭瞎雙眼,急的頭發都白了。

陸瑤夠鎮定,一邊安撫母親一邊聯系律師,想辦法將贓款一點點還上。

家里幾套房子都賣了,包括她的嫁妝房和車子,她都厚著臉皮搬到邵允琛的公寓去住,不過還是差兩百萬,那些親戚對她們一家唯恐不及,更別說借錢。

這半個月來,能聯系的好友她都嘗試聯系,卻一分錢都借不到。

第三章

離父親被宣判的日子還有二十天,這二十天內她要是再籌不到錢還回去,怕她父親從監獄出來頭發都白了。

投資人?

想到季總剛剛說的話,陸瑤猶豫著,從口袋摸出手機,點開通訊錄滑動往下,看著那個熟練于心的號碼。

最開始她給邵允琛備注老公,還在前面刻意加了個阿,這樣他的名字就在通訊錄最前面,點開一眼就能看到。

不過這三年來,邵允琛給她打電話發短信的次數屈指可數,久而久之,她就把老公改成了邵允琛,沒重要事就不去打擾他。

陸瑤撥了個電話過去,順便把煙扔到馬桶內,出去接水漱口。

她剛抽了煙聲音有點啞,要是不處理一下,等下邵允琛接她電話感覺到,電話那頭的臉色肯定會變得難看。

“您好,哪位?”

電話很快就接通了,不過讓陸瑤渾身發冷的是,接電話的是個女人,問話時自然熟練,好像接過不少這樣的電話一樣。

那邊見陸瑤沒出聲,又問了句:“您好?”

陸瑤好半天才拉回思緒,開口時聲音晦澀難聽,“我找邵允琛,他在嗎?”

“琛哥正在開會。”女人喊這名字隨意自然,像是掌握主權的那方:“麻煩你告訴我您姓什么,是哪位客戶,我看琛哥沒存您號碼......”

陸瑤沒等她說話就急急忙忙掛斷電話,手抖啊抖的,最后手機竟然掉了下去,砸的一聲悶響,她慌忙去撿起來。

從碎裂的手機屏幕上,陸瑤看在自己的臉,不知道什么時候有了淚痕,一副像是家破人亡的樣子,要多狼狽有多狼狽。

她和邵允琛結婚三年啊,三個春夏秋冬,按照別人來說就算老夫老妻了,可是他卻一直沒存自己的號碼。

把她放進通訊錄就這么難嗎?

還有那個女人......

想到三分鐘前的那通電話,陸瑤渾身發冷。

邵允琛態度一直這么冷態,陸瑤也不是沒懷疑過他或許在外面養了其他女人,不過兩人簽了合同,他要是出軌,離婚必須凈身出戶。

陸瑤一直信他,只是今天這個電話,對方對邵允琛的曖昧稱呼讓她改變了想法。

甚至,原本她心里那條不太明顯的細縫開的越來越大了。

陸瑤也不管今天是不是周日,邵允琛會不會回家。

下午五點半準時下班,開車路過超市時,順便去買了些新鮮蔬果。

她廚藝一直很好,跟媽媽學的,婚后更是變著花樣做給邵允琛吃,不過邵允琛按照合同一星期回來一次,其他時間再好的菜肴都是她一個人面對。

時間久了,陸瑤就懶得下廚,如果邵允琛周末回來就看看是誰做飯,分工來,他不在就點外賣解決,只有偶爾心情好會下廚玩玩。

放在客廳的手機在播放著音樂,聲音不小,所以在廚房忙活的陸瑤自然也沒聽到開門聲,和菜板上的小黃魚斗智斗勇。

“啊!”

摳魚鰓時不小心被劃傷,陸瑤驚叫著抽出手指,全是血。

她還沒反應過來,背后似乎有什么人靠近,伸過來的大手抓著她的手指放在水龍頭下沖洗,他熾熱的掌心讓陸瑤都跟著漏了兩拍。

貌似除了唇,男人身上哪都是熱的。

“買魚時,不會讓別人幫你弄好嗎?”邵允琛說,用紙巾擦干凈她的手指后貼上創口貼,動作看起來溫柔,臉色卻依舊淡淡的。

陸瑤小聲咕噥:“買東西著急,就忘記了......”

第四章

邵允琛將襯衫袖子挽起來,露出精瘦的手臂,“今晚我做吧。”

“圍裙。”陸瑤踮腳把掛在架子上的圍裙拿下來,展開想給他系上,“你襯衫白色的,油濺上去不好洗。”

邵允琛看了她一眼,轉過身去,陸瑤很迅速的給他系上圍裙。

因為兩人都要做家務,當初圍裙她買大了一號,雖然他個子高,系上這玩意還顯得有些滑稽。

陸瑤也沒出去,就倚在廚房門口看著他忙碌的身影,修養再好的男人,哪怕做這種活都顯得特別養眼,“那個,你今天怎么回來了。”

雖然結婚時兩人約定好的,除非邵允琛外地出差,不然每個周日都必須回家,不過陸瑤以為他昨天回來過,今天應該不會回來了。

邵允琛頭也不回,忙著洗菜:“今天周日。”

“哦。”陸瑤眼神黯淡下去。

果然啊,要不是合同上有約定,哪怕是他的公寓他也不會回來吧?

“你早上打我電話有事嗎?”邵允琛問,順帶解釋一句:“助理接的電話,說有人找我,我翻手機才發現是你打來的。”

助理?

有哪個助理會喊自己老板“琛哥”這么親密的稱呼嗎?

“就是想問問你回不回來。”那句“你怎么沒存我號碼”陸瑤還是沒問出口,光是聽到他前面說的她就心里不舒服,轉身去了客廳。

陸瑤無聊刷著微博,看了一會卻很煩躁,手不由自主的點開百度。

等她回神時,才發現自己百度的都是“老公不存我號碼為什么”,或者“老公助理對老公稱呼親密”等等。

她忍不住點開那一大串的回答,什么你老公出軌了要小心,趕緊查老公手機準備證據離婚啊,好歹能多分點錢......她笑著笑著心里酸酸的。

這時,邵允琛端著菜從廚房出來,喊了她一句:“過來吃飯。”

“好。”陸瑤慌忙關掉手機。

兩人吃飯一向安靜無言,陸瑤頻頻往邵允琛看去,眼神復雜,卻什么也沒說。

飯后邵允琛洗的碗,然后回了臥室。

他最近工作應該很忙,洗了澡就去床上了,等陸瑤敷個面膜回來,邵允琛已經睡著了,背對著她,陸瑤感覺跟他隔著一座山似的。

陸瑤看在他放在床頭柜的上手機,站那半天,最終沒忍住,悄悄拿了過來。

之前拍照時她用過邵允琛的手機,所以知道密碼。

輸入密碼進去后,陸瑤隨便翻了翻,也沒什么,郵件大多數是工作過上的,她也不怎么看得懂,翻到短信時,呼吸屏住了。

那是一條閱讀了的短信,內容就幾個字:【琛哥,今天謝謝了,改天有空一定請你好好吃一頓?!?/p>

傅雪姿?

是那個助理的名字嗎?還是另外一個女人?

陸瑤也不知道看到這條信息時,心里什么感覺,要是不重要的信息,邵允琛估計早刪掉了,她關掉手機,重新放回了床頭柜上。

陸瑤看著他寬闊的背,忍不住伸手去環住他的腰。

下一秒雙手卻被輕輕拉開,甚至男人還往那邊移了移,刻意和她拉開距離一樣。

陸瑤被他弄的心里發酸。

昨晚他還狠狠的要她,無休無止,今天她想抱一下都不行?

難道他們之間除了那張紙,以及他要的身體需求,其他什么都沒了?

陸瑤想,或許等忙完父親的事她就要提出離婚了。

四年太長,她太累,等不下去了。

第五章

陸瑤都不知道怎么睡著了,有點意識的時候,小腹一陣陣絞痛。

她知道是姨媽來前的預兆,前幾次來的時候,邵允琛都回來了,所以這次,陸瑤也下意識的想找他:“老公,我小腹痛......”

手伸出去卻撲了一個空。

陸瑤迷糊睜眼,這才發現身邊空蕩蕩的,很涼,顯然男人已經走了很久,床頭柜留著一張字條。

【趕飛機,出差三天?!?/p>

邵允琛寫的字就跟他人一樣,整整齊齊,每一個字的距離都是剛剛好的。

陸瑤把字條緊緊攥緊懷里,心里壓著的弦終于斷了,埋頭細細哭著。

三年來,他不回來的時候,無數個日日夜夜都是她自己過,可是她從沒覺得像現在這么難受過,撕心裂肺的疼。

姨媽疼痛加上沒注意感冒了,陸瑤渾身難受,給公司打電話請假,電話關機,蓋著被子蒙頭大睡,餓了就外賣點粥。

兩天后,感冒好了,人也終于舒服多了。

陸瑤爬起來去洗了個澡,舒服多了,撥了電話給周琳琳,“琳,我有點事找你幫忙。”

周琳琳問:“怎么了?”

“有錢嗎,能不能借我一點?”陸瑤知道周琳琳小康家庭,父母都是打工的,一個月工資也不高,不過她實在沒辦法。

“是因為你父親的事吧?”

陸瑤嗯了一聲。

南城第一法官落馬,新聞鋪天蓋地,怕是乞丐都知道。

“我上夜班,走不開。”周琳琳說,“我用手機給你轉八萬,雖然有點少,不過我目前只能拿出這么多,其他我再想想辦法。”

“夠了,其他的我來想辦法。”陸瑤不知道說什么好,心里被堵塞?。?ldquo;琳,真的謝謝,你幫了我大忙。”

周琳琳鄙夷:“又不是第一天認識。哦對了,你不是學過法語嗎,我有住客需要一個法語翻譯,一晚十萬,你要不要試試?”

“十萬?”跟一場談判就可以拿十萬,這對陸瑤來說簡直就是救命稻草,目前她需要的就是錢,“去!你把聯系方式給我。”

“可是他們喝酒很兇,你扛得住嗎?”

“沒事沒事,之前咱們讀書時不也喝的很兇嗎,我酒量你還不知道?”

“那行。”

兩人兩三句聊完,很快,周琳琳發來一個號碼。

陸瑤給對方撥了過去,一說周琳琳的名字,對方就知道了,讓她自備衣服,晚上六點和悅酒店見,陸瑤拿紙筆記下。

花三分鐘洽談拿下這份高額的臨時翻譯,陸瑤心情好的只想尖叫。

借的加賺的,她一共可以拿到十八萬!

對于這份臨時工作,陸瑤很慎重,在衣柜翻來覆去,挑了好幾個小時,瞥見時間不早后,快速上了妝,拿著包包鑰匙出門。

約莫十分鐘,的士抵達和悅酒店。

陸瑤只是向服務員說了手機號碼,服務員就知道哪個包間的客人,領著她上了三樓,長長的走廊上鋪著柔軟的紅地毯,踩上去沒有一點聲音。

包間里就四個人,陸瑤一眼就看出哪個是領導,上去伸出手:“陳總,我是擔任這次的法語翻譯陸瑤。”

“哦哦,來了?”見陸瑤一進門就和自己打招呼,加上裝扮到位,有種渾然天成的氣質,陳總頗為贊賞,和她握了握手。

陳總用簡短的兩三句和陸瑤介紹了身邊的人,以及今天的談判會議,關于商品出口的,因為對方代表法國人,所以他們才請翻譯過來。

沒過多久,對方代表就來。

代表是法國人,不過跟著他的助理及另外兩個老板不是,陸瑤見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有點熟悉……

想要免費閱讀“婚情幾許:前夫,請自重”后續全文,關注公眾號“奕載文學”即可免費獲取,更多古言、現言、原創、玄幻、都市、言情、娛樂、種田、科幻、懸疑、穿越、重生、寵文等免費小說盡在奕載文學。

"結婚6年,每天只說兩句話":打敗婚姻的,只有這一點

分享到

相關閱讀

從廢柴少年到千億富翁,他是如何實現逆襲?

從廢柴少年到千億富翁,他是如何實現逆襲?燈光璀璨的濱海市,熱鬧喧囂的步行街,此時一個臉色蒼白,骨瘦如柴的少年,光著腳光著腳一搖三晃的走在街上,狀如醉酒。...

孟子義陳情令加戲是怎么回事?陳情令和原著小說魔道祖師差別有

《魔道祖師》這部小說從發布到現在,吸引了不少的關注?!蛾惽榱睢肥歉鶕赌У雷鎺煛犯木幍囊徊侩娨晞?,但是據說《陳情令》中的孟子義加戲了!雙男主忘羨疑似被打破!那么這是真的嗎?...

電視劇陳情令人物關系是怎樣的?和原著小說魔道祖師一樣嗎?

相信有很多人都看過《魔道祖師》吧,甚至有的人是這部小說的死忠粉,現在有一部電視劇是根據《魔道祖師》改編的,有人問《魔道祖師》和《陳情令》是不是一樣的呢?...

網劇暗戀橘生淮南原著小說叫什么 小說結局是什么

最近由小說改編的網劇《暗戀橘生淮南》也正式在官方宣布定檔了,這也就意味著與觀眾見面的日子越來越臨近了,那么網劇《暗戀橘生淮南》的原著小說叫什么呢?...

陪你到世界之巔是由小說改編的嗎 講的是什么故事

從開機開始,就得到了很多的關注,在加上演員的顏值和演技都非常好,所以大家都是非常期待的,不過距離這部電視劇的播出還需要一段時間,一些觀眾已經迫不及待了!...

九州縹緲錄小說結局 小說原著結局細節曝光

大家除了關心演員的陣營~劇情的發展,對結局也是非常關注的,但根據經驗~小說改編成的電視劇,在劇情內容方面都會做出一些改變!...

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原著?小說結局是什么

《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》可謂虐心指數五顆星。那么這部電視劇的原著是什么?小說當中的結局又是怎樣的?今天我們來看看結局究竟是喜是悲。...

刀藏背身春夏飾演什么 刀藏背身電影和小說一樣嗎

電影刀藏背身即將上映,電影中有一位大家都很喜歡的演員就是春夏,這也是春夏的首部武俠電影,那么春夏在刀藏背身里扮演什么角色呢?...

大家都在找

新浪3分彩稳定计划 词欢乐生肖投注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冷热 足球直播